主页 > 新闻动态 >数千人在成都游行「我们不怕死六四屠杀七千人死伤打倒独裁政府! >

数千人在成都游行「我们不怕死六四屠杀七千人死伤打倒独裁政府!


2020-07-12


数千人在成都游行「我们不怕死六四屠杀七千人死伤打倒独裁政府!

成都天府广场的毛泽东雕像。

在中国的西南部,毛泽东像那高高举起的白色大理石手臂,像是当地人的玩笑,说是在打麻将的时候要赌5块钱。

成都的毛泽东雕像无声地见证了1989年一个不为人知的沉重故事。在外国人的镜头没有照到的地方扎营,自己发起小规模的绝食抗议。

6月4日早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清场完毕之后,警方接到命令要去驱逐成都天府广场的抗议者。事实上大部分的人已经自愿离开了,只剩下大约300名的学生还留在那。

据官方说法,在一个半小时的平和驱赶行动中,又有51名学生离开。但在几个小时之内,却传来了北京的杀戮消息,于是数千名愤怒的市民又再度回到成都街头。

这次的群众运动展现出十足的团结与无畏的勇气,街头的抗议者清楚知道军队在北京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火。数千人在成都的主要道路上游行,他们举着哀悼的花环和标语,上头写着「我们不怕死」、「六四屠杀,七千人死伤」、「打倒独裁政府!」

当第一波的示威民众游行到武警部队面前时,局势很快变得紧张。现场登时升级为全面战斗,抗议者用鞋子、砖头、人行道上的碎片,以及任何他们能够取得的东西回击武警部队。

成都的地形,让数以千计的市民将街上的战斗,以及随后造成的伤亡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政府当局也没打算遮掩发生的事,相反地,他们仓促地印刷「成都骚乱事件始末」,试图藉由发布官方版本来淹没消息空间。

根据这本平装书说法,这场成都的暴力冲突共造成8人死亡,其中两名是学生。有1800人就医,其中1100名是警察,不过大多数人只是轻伤;353人入院接受治疗,其中警察231人、学生69人、其余民众53人。

从「成都骚乱事件始末」可看出,国家如何迅速地编出一种新的故事去质疑学生的动机,将示威者妖魔化成「流氓」或「歹徒」,它写道,「歹徒的罪恶行径暴露了他们真实的面目」。

6月5日早上,成都市民一觉醒来看到不可思议景象。街上有很多焦黑冒烟的公车,现场出奇地安静;政府大楼的每一块玻璃都被打碎,而旁边的私人企业则毫髮无伤。现场没有警察出现。

6月5日晚上,通往毛泽东雕像的人民路上再次挤满抗议群众。晚上9点左右,奈嘉德正与其他欧洲旅客交换各自这几天经历的故事时,他们听到一声爆炸声,所有人都开始朝远离毛泽东雕像的方向跑。

他们跑回下榻的锦江宾馆,那里也是美国领事馆的所在地。但不久后,饭店警卫就关闭大门,将寻求避难的人群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在饭店的另一边,抵达的武警部队以残酷的方式恢复了秩序,在饭店院子里围捕了数十名抗议人士。

一名西方游客在电子邮件上,描述她从5楼阳台看到的情况称,大约25个人跪在院子里,头朝下、双手绑在背后。他们先是被推倒在地,然后卫兵围着他们走来走去将近一个多小时。最后,指令下来了。

这时「穿黑裤子白衬衫的人上来用铁棍把那些人的脑袋敲碎」,现场惨状令人作呕,她吓得在浴室呕吐。几天后逃离了中国,「他们一个人一个人地杀,那些还活着的人不断哀求他们给一条生路」。

当奈嘉德从领事处回到房间时,她则从窗外看到一个奇怪景象。在昏黄灯光下,一堆堆沙袋叠放在饭店的院子里。她还在纳闷沙袋是做什幺用途时,突然注意到有一个沙袋在动。

奈嘉德不寒而慄地意识到,沙袋里装的其实是躺在地上的人,他们手被捆绑在身后。「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当时我在想,『天吶,他们那样做会把那些人的胳膊弄断的!』很明显那完全是故意把人弄残的。」

她回忆说:「现在想起来还非常痛苦,非常非常难受。你知道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你却在旁观。」最后,她被一名站在身后的中共警卫强行送回房间。

但回房间之前,她还看到两辆卡车驶入,武警开始装载那些人体。「他们把人扔进卡车里,就像在扔垃圾」,奈嘉德说:「没有任何声响,只有人摞在人身上的声音。肯定有死掉的人。即便有人还活着,也不可能在人堆中存活。太恐怖了!」

另外4名目击者也描述了同样场景。布里克说,这些人体被吊上卡车,「就好像他们是一块块的肉」;当年在5楼的西方游客说:「他们把人扔进卡车,就像在扔大袋的马铃薯。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都被打死了,但很多肯定是死了。脑浆流到地上,我觉得这种情况人不可能存活。」

另一位目击证人则使用「屠体」(carcasses)这个词来形容那些卡车上的躯体;最后一名目击者称,「被那样对待的人不可能还活着」。他们看到被扔进卡车的尸体数量,估计大约落在25到100具之间。

至于那些被殴打者的身分,除了他们的衣着,几乎没有其他什幺线索。一些人戴着学生用的白色头巾。其他人则像工人一样,穿着白衬衫和海军蓝的裤子。卡车开走后,布里克看见地上遗留30到40双塑胶夹脚拖鞋,就是工人、农民和无业游民经常穿的那种拖鞋。

数千人在成都游行「我们不怕死六四屠杀七千人死伤打倒独裁政府!

资深记者林慕莲「重返天安门」一书。(八旗文化提供)

美国外交官对这些拘留的情况是知情的。他们在一份电报中描述的状况与那些目击证人提过的类似;当时有200名戴着头盔的人民武警部队和50至70名的便衣警察部署在锦江宾馆。

是不是很多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成都消失了呢?成都以外的人几乎都不晓得城里发生了什幺事。这里的大型示威、暴动、激战和警察的暴行都被首都的巨大事件抢去了锋头。

25年来,「忘记历史的技巧」在成都实践得相当成功。如今唯一的线索,反而是政府最初想拿来掌控说法,而自己放出的事件官方版本。儘管如此,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在那个饭店院子里被残忍殴打的70几人中,有多少人还活着。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