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动态 >「请别伫立在我坟前哭泣,我不在那里」──让人生的终点归零 >

「请别伫立在我坟前哭泣,我不在那里」──让人生的终点归零


2020-06-11


葬礼的简化是时代的趋势

我们究竟为什幺要办丧事,要建造墓地呢?现在的我们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为什幺要这幺做了。

人一过世,就得要想办法处理其遗体。这件事是必定要去做的。但是,我们还是要聚集一堆人,一起为往生者哀悼吗?也越来越没有这种必要了。其实,即使想要找一堆人来参加葬礼,却面临了找不到人来参加葬礼这种窘况。

有些人在职场上的那些年过得很活跃,人脉很广,但是退休后过了二十、三十年,这些人际关係也都断绝了。在现代这个人们多半活到高龄才过世的「大往生时代」,一直到过世以前,人和社会的关联是渐渐变得疏离,最终淡出。

肉体的死亡只是一瞬间,但社会的死亡不是这幺一回事。每个人的终点并不是突然造访,而是缓慢地到来。因此,生与死的界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这些已经与社会不太有关连的人们过世了,虽然对其家属来说是一件大事,但影响範围也只是到此为止。

因为有这样的状况,葬礼的简化才能以极快的速度发生,这是时代必然的趋势。

我们不需要葬礼。这样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一切归于尘土──自然葬

所谓的自然葬,即指将骨灰磨碎以后,撒在海里、山上,或是河川中。之所以称为自然葬,是取自人一死就回归自然的形式。由于并非将火葬后的骨灰未经处理即回归自然,因此其实不应该说是撒骨灰。

之后,虽然有段时间有人试图限制自然葬,但自然葬已经为日本社会所接受,现在想要进行自然葬的人也越来越多。只要採用自然葬,之后就不会留下骨灰。没有骨灰,也就意味着不需要设置墓地。若要问如何将家属从麻烦的墓地问题解放出来,自然葬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也曾经主持过海葬,那真的是非常简洁明了的过程。我们开船到海湾,将磨碎的骨灰包在水溶性和纸内,抛至海中。为了不汙染海洋,只撒了一些花瓣。也有人因为往生者爱喝酒,所以洒了一点酒,接着自然葬就可以结束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参加自然葬的家属和友人的脸上,满是开朗的神情。

在现在,大家认为自然葬的形式就是将磨碎的骨灰撒在海里或是山上,但事实上,土葬也可以是一种让遗体回归大自然的自然葬。在印度有将遗体放入恆河任其漂流的水葬,也是自然葬的一种。

相较之下,将遗体火化后留下的骨灰放置在骨灰罈内,并收纳在墓地的作法,并无法让遗骨回归自然,因此可以说是「不自然葬」。

这种不自然葬的形式,要让家属祭拜遗骨到何时呢?这一点成为很大的问题。

日本的忌日法会有一种「最后忌日」(弔い上げ)的习俗。最后忌日即指最后一次举办法会的忌日。忌日法会通常会在第一年、第三年(满二年)、第七年(满六年)等举办,接着一直继续下去。

在民俗学的说法中,第三十三年忌日,或者是第五十年的忌日为最后忌日,在这之后就不需要再单独祭拜往生者了。不过在最近,最后忌日的年限变得模糊不清,甚至有人会一直持续举办法会,到底家属应该祭拜往生者到何时,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是因为骨灰罈还一直摆放在墓地内,其存在感一直没有消失的关係。

「零葬」,不从火葬场取回骨灰的终极方式

我认为除了自然葬之外,还有更进一步的作法,那就是「零葬」。零葬正是现代人所追求的终极埋葬方式。

土葬是将遗体埋入土中,葬礼就算完成了。其中也有家族会另外建造一个祭拜墓,但没有规定每个人一定要这幺做。基本上,只要埋入土地里即可。至于火葬,如果将遗体火化之后就算完成的话,会变得如何呢?家属将火化后的骨灰交给火葬场处理,并不取回骨灰。这跟土葬以后的状态是一样的。这就是所谓的「零葬」。

大多数的火葬场都要求家属取回火化后的骨灰,家属也都遵循规则行事。有不少由行政单位经营的火葬场还制订条例规定,家属若委请该火葬场火化遗体,必须要将骨灰取回。民间经营的火葬场也大多会提出家属应取回骨灰的要求。

不过,有些火葬场的状况是,只要提出申请,就可以不用取回骨灰。实际上,确实有人提出这一类申请,请火葬场自行处理骨灰。而提出申请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加。

若是採用零葬,由于不需要从火葬场取回骨灰,就不会将骨灰放在身边,或是需要找个墓地放置。连自然葬也可以不用举行了。有些人一听到不从火葬场取回骨灰,心里就会觉得有些不妥吧。应该也有些人会觉得,这幺做好像我们用很随便的心态对待往生者。

不过,若火化后的骨灰最后还是会以某种形式加以祭拜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至少可以如前述的本山纳骨一般,以永代供养墓的形式做共同祭祀。觉得零葬不妥的人,或许认为往生者的灵魂还寄宿在骨灰当中。他们相信祭拜遗骨可以超渡往生者。

以现今火葬的作法来看,无论如何都会剩下一些骨灰,因此我们便将这些骨灰视作往生者的一部分,并放置在墓地内祭拜。然而,如果火葬的技术和作法改变,可以处理到连一点骨灰都不剩,我想人们很快就会习惯没有骨灰这件事情了。

由于实际上没有人这幺做,所以不是很清楚是否真的可行。但若是在火化时将温度提高,有可能让遗体全部燃烧殆尽,或者在火化后仅留下一点点的骨灰。这幺一来,即使家属取回这些骨灰,也不用烦恼该如何处理。至少可以马上就执行自然葬。

祭拜

有些人会说,如果採用零葬,就无法祭拜往生者了。若是无论如何都想要祭拜往生者的话,可以在别处设立墓地或是慰灵碑,并对其做祭拜即可。我们在两墓制的时代也是这幺做的,不是没有遗骨就无法祭拜。不过,希望可以採用零葬的人,应该是不会想再特地去设置一个祭拜用的墓地。

藉由实行零葬,我们可以从墓地的重担中解放出来。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再设置墓地并且守护墓地了。这幺一来,家属的负担就能减轻许多。我们并不是觉得需要墓地才去设置墓地的,而是因为有遗骨的关係,所以要有一个可以安置遗骨的地方。

因此,当〈化做千风〉(千の风になって)这首歌大为流行之时,很多人会在葬礼或是安置骨灰罈时吟唱这首歌。歌词传递的讯息是,「往生者诉说着:『我并没有在墓地里长眠。』」二○○七年,这首歌成为一年销售一百一十三万张的畅销金曲,同时也让大家逐渐认为,往生者并没有长眠在墓地里。多数人也能相信,人过世了就化做千风,变得自由,或者说希望能化做千风,变得更为自由自在。

或许也有人会认为,若是採用零葬的话,世人马上就会忘记自己的存在了,但我们并不是因为有墓地才会想起往生者。不管在什幺环境下,我们都可以想念某个人。

人只要一死,就会被逐渐遗忘。几乎没有人在过世多年后,依然留存在他人的记忆中。那幺我们不如就简单地消失,一如「船过水无痕」。以后有可能开发出新的遗体处置方式,最后连一点点的骨灰都不存在。这正是最极致的零葬。

书籍介绍

《让人生的终点归零》,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我们由此所得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岛田裕巳,宗教学者、推广自由葬送会会长。

本书作者提出「零葬」的概念,不举行葬礼,不留骨灰,也不需要坟地或塔位,就是当人生的终点到来,让一切「归零」的葬仪方式。

一直以来,丧葬费用算是不小的经济负担。据统计,在台湾大约需要三十万或者更多。少子化、高龄化的社会中,该怎幺处理身后事?如何完成自己最后的愿望?子孙能如何表达心意?该不该在意世人的看法?数十万元的花费是否必要?有哪些简化的可能?约定俗成的观念应该打破吗?今天我们可以怎幺做?

这都是本书探讨的主题。

「请别伫立在我坟前哭泣,我不在那里」──让人生的终点归零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