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新生活 >[分享] 羡慕芬兰-Nokia式裁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幺 >

[分享] 羡慕芬兰-Nokia式裁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幺


2020-05-25


文章来源:羡慕芬兰/Nokia式裁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幺...

@@已获授权转贴@@

[分享] 羡慕芬兰/Nokia式裁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幺

以下为原文~~~~~~~~~~~~~~~~~~~~~~~~~~~~~~~~~~

因为台湾经济疲弱,资方压榨劳方情形普遍,所以当友站TechNews作者与作家蓝弋丰编译了这篇BBC杂誌的报导后,迅速在网路圈疯传,我为文时超过11万人点讚。我看了很多迴响,绝大多数是说「该让台湾资方看看」或是描述「要是台湾老闆会怎幺做」,例如捲款潜逃之类的,但我觉得这里头显然有些误会。

不,我不是说这篇文章有什幺问题(我蛮信任BBC),也不是说台湾老闆该忽略这篇文章,更不是说台湾老闆不会拉下铁门捲款潜逃…别以为我傻了,我们都知道很多案例,可能自己或亲朋好友经历过,有时政府还是帮凶。我是想说:这篇报导介绍的「芬兰式裁员」或说「Nokia式裁员」,足以让人啧啧称道、屡屡讚叹的不该是Nokia这家企业。因为这是一家被击败的企业,而且我们怎幺可以把盼望都寄託在一两个资本家的良心上呢?我认为透过观察Nokia的跌落跟芬兰在欧洲及全球创业领域的崛起,更该看见的是芬兰的文化、教育、以及政府鼓励创新的方式。相较于这些,Nokia 给离职员工的慷慨福利其实算不上什幺。

芬兰这几年并不好过,由于重点工业受欧洲不景气影响,纸业、船引擎、电梯业、纺织业等都惨澹,加上Nokia的下坠,以及社福支出超高。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芬兰的债务曾经低到不像话,也因此在欧元区能大声说话,但因为芬兰国内社会福利实在太好,加上如今三分之一的求职者年龄都高于50岁,意谓着这些人都高度仰赖政府支持的健保,而且没在工作。不过这里我不谈芬兰的整体环境,各位可以自行找资料阅读。我不是芬兰专家,只想就我知道的部份来谈谈。让我介绍两个芬兰人跟他们做的事,一位是Miki Kuusi,另一位是Tero Aaltonen。

首先,很多朋友应该都知道Slush。Slush大会自2011年起到2013,在芬兰的赫尔辛基举办。从2011年的300人活动,到去年(2013)年的活动超过6000人以上参与,包括 1,200 家公司,100家 VC,以及300名以上的记者,已经名副其实是欧洲甚至全球最大的创业社群活动。Slush的主办单位是Startup Sauna,不过其后头还有 Startup Foundation,但创办人都是超年轻的Miki Kuusi。

42岁的芬兰总理 Katainen 也是去年Slush大会的开幕致词嘉宾,他穿着「芬兰队」(Team Finland) 的帽T上场,然后致词完马上跟世界各地前来的创投,特别是游戏类创投讨论如何让芬兰更能吸引投资。大家都知道芬兰的教育制度被誉为世界第一,许多年轻的工作者与网创跟游戏一拍即合,毕竟传统工作一去不再回。而总理 Katainen 知道让年轻创业者能够开展是更有意义的社会安全作为,而不是跟台湾政府一样试图让最糟糕的企业鲑鱼返乡或是寄望在无力也无望改进的大型私企跟国企。「超棒的福利社会、给所有人公平的机会、以及蓬勃的企业发展,三者是可以并存的」,芬兰总理 Katainen 这幺对华邮的记者说。

之所以要介绍 Miki,是因为他与负责国际营运的Martin Talvari一同参加了TechCrunch 9月时在SF举办的Disrupt大会,关于这场大会,我回台湾后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我也现场与Slush team打了照面,在一同参访Tesla展示中心的时候,也讨论到他们将接着到亚洲各国邀请创业者参加 2013 年 11 月举办的 Slush 大会。Martin当时表示将接着到首尔、东京、上海、吉隆坡、新加坡、雅加达。他知道我来自台湾之后,才发现把台北漏了,于是跟我说或许可以来,儘管后来还是没来(我不认为是台北不值得来,大概是我不够积极推销吧)。但我现在觉得真该邀请他来台湾一趟。

另一位要介绍的 Tero 是上次经由法律创业者与EST台湾企业家社群主持人的林德理(Jeffrey)介绍认识的,他也是芬兰人,我去年邀请他担任台南一场创业活动的演讲者,他也慷慨与会。他跟Miki同样是一位成功的连续创业家,今年37岁,9岁开始写程式,是电脑科学硕士,1999年开始进入行动产业,替Nokia作过军用跟警用的手机设计,以及未来概念机设计(也就是后来的智慧型手机)。他工作九年之后感到人生乏味、欠缺挑战,于是决定创业,第一个创业就是Scalado,你或许对这名字有印象,就是可以帮你把照片中不想要的乱入人事物移除,使用者只需要用手指选择并移开就行。这概念与技术太棒,让他们一飞沖天,过没多久就被Nokia买走。他可以进Nokia,但他再次选择创业。但儘管他已经有了创业经验,五位共同创办人也都超强,各有专精,但这次创业路却波折不断,最后让五位好友形同陌路,只好拆伙,大部分工程师也都离去。

儘管如此,包括他在内,剩下的两个创办人重整局势,稳住已经与Nokia签妥的第一份合约,把App重新移植到所有Nokia的功能手机上,透过权利金跟商店收入,成功走上营利之路。现在的他依然饥渴于挑战,又埋首投入穿戴式运算。这也是为何他时常来台湾的原因。

他归纳芬兰适合创业的两大原因:

1. 政府的或政府资助成立的组织大力支持创业。例如「芬兰创新中心」给了他2.5万美金处理申请专利跟行销支出,如果公司没成功,这笔钱不用还。再者,「芬兰企业金融组织」给他5万美金,用在研发跟薪资上,完全不用还。他要做的是把绝佳的产品点子跟商业计画展示给这些组织看,并且说服这些单位他的团队值得信任。
2. 完美的创业养分让人才充足。芬兰有非常非常好的教育体制,让每个人都懂得跳出盒子之外思考,并用很实际的方式解决问题,而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芬兰人永不放弃。

如同我先前所说的,我认为 Nokia 给离职员工的慷慨福利其实算不上是重点,即使Nokia只做到基本要求,芬兰的社会福利已经够好的了。总人口500万人的芬兰现在有2200多人在游戏业工作,但是失业的人数有25万人以上,这些都是沈重的现实。在华邮的採访报导中也提到,芬兰总理Jyrki Katainen并不打算用削减社会福利来应对经济问题,而是用积极的鼓励创业来开源,因为芬兰有的是底气,那就是他们对人才的长期培育跟支持。现在芬兰已经是区域的新创中心,各位都清楚Rovio跟Supercell的成功故事,如今芬兰有200家以上的游戏公司聚落,儘管还远不能回补製造业下滑造成的失业,但每个人都抱持着高度自信跟期望。

芬兰创业者能够扛得住Nokia的昔日荣光黯淡,在于对自身的资质、对产业的人才(来自教育)、以及自己参与打造的政府有无比的信心,并拥有绝不放弃的意志力跟疯狂,这才是重点、这才是硬底子、这才是自己能掌握的,而不是靠资本家的良心。

所以当我第一时间看完BBC这篇报导,就在脸书上下了评论:「即使台湾某家大公司像Nokia裁员后这样礼遇跟鼓励员工,也不要奢望台湾就会有SuperCell。」台湾不是没有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前几年乃至于最近的科学园区跟科技大厂放无薪假,就让很多竹科人跳出舒适圈(儘管可能本来也不怎幺舒适),投入创业。我们有不少类似芬兰 Startup Foundation(年轻网路创业家组织) 跟Startup Sauna(孵化器) 的单位,但是都没有真的作得很好,或是做到让整个网路创业圈团结、能认同。台湾也没有很好的科技创业媒体,全都是中国的 36kr、虎嗅、ifanr、pingwest 转来转去,是我辈媒体人的责任跟耻辱。

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已经有点太长了。最后我想说的是,知道台湾资本家没有Nokia那幺好,够了,不要花太多精力在怨怼或期待资本家上头。让我们把精力放在创造好的环境上,因为我们都是拥有强大创造慾跟改变能力的人,这是我们本来就该做的。

我会让 Punnode 成为台湾最好的科技媒体,我们明天起就会推出英文版,将台湾创业动态翻译成英文(译者是我认识最强的译者Leonard Chien 钱佳纬,跟我一起在全球之声努力过的好伙伴),并着手与其他国际科技媒体伙伴合作。我会竭尽全力把这块漏洞补起来,我的创业者朋友们,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